紐約州長葛謨辭職:民主黨霸王與他的「自爆鹹豬手」


紐約州長葛謨辭職:民主黨霸王與他的「自爆鹹豬手」
圖為葛謨與女兒(左一),以及秘書和幕僚。 (美聯社)

「搞出性醜聞的政治人物…可不可以不要再拉出女兒、老婆或媽媽當擋箭牌?」疫情初期以防疫鐵腕爆紅,後來卻因作秀、隱瞞政策過失死亡率,並遭紐約州檢察總長報告證實「長期職場性騷擾」的紐約州長葛謨(Andrew Cuomo)——10日透過線上直播,正式宣布將「負責辭職」。

辭職之後的葛謨,將於14天內離開州長職位,並結束自己長達10年的紐約執政生涯;但葛謨卻也避開了近期極可能展開、恐摧毀他全部政治人脈的「州長彈劾案」,同時仍堅稱報告中的「捧奶」、「掐屁」、「把手伸入女秘書襯衫」…等控訴「只是不同時代交際的價值觀差異」,並不承認自己的不當行為「算是真的性騷擾」。

葛謨表示:雖然他本人與律師團都認為紐約州檢的《州長性騷擾調查報告》存在嚴重的政治偏見與事證瑕疵,但出身政治世家、兩代父子都當過紐約州長的葛謨,卻非常明白「政治浪頭看的是『風向』而不是『真相』」,因此為了避免州議會的彈劾報告「浪費社會資源」、「干擾紐約最重要的Delta防疫」,自己才會決定請辭下台,以求了結這場「充滿惡意的政治追殺」。

紐約州長葛謨辭職:民主黨霸王與他的「自爆鹹豬手」
紐約州葛謨10日透過線上直播宣布將「負責辭職」。(路透)

葛謨的辭職,讓此前不斷公開施壓州長下台的民主黨人——包括美國總統拜登在內都鬆了一口氣。但在避免民主黨難堪內戰的同時,葛謨辭呈避重就輕、還拖出「女兒牌」的作法,卻仍引發美國輿論強烈的不滿。特別是他過往時常恫嚇媒體與下屬的「霸凌政治故事」,以及COVID-19疫情期間惡性掩護私家醫院與掩蓋死亡數字的種種爭議,是否會因為葛謨的匆匆下台,再一次地避過風頭、讓一切不了了之呢?

「在我的認知裡,我從不故意跨界、侵犯過他人的界線…但或許是我自己沒有意識到,關於身體界線的認知,早已被時代重新畫線了吧。」

在記者會上,63歲的紐約州長葛謨,以20多分鐘的道別演說,向全美宣布了自己的辭呈。根據紐約的法律規定,州長自請下台的申請,將在14天內生效;由於紐約州長的任期,本來就要在2022年底的美國期中選舉迎來改選,因此葛謨離職後的過渡階段,也將直接由副州長凱西.霍楚(Kathy Hochul)代理執政。

長年以水牛城為政治大本營的霍楚,雖將成為紐約歷史上的第一位女性州長,但無論是在州民還是民主黨支持者之間,霍楚的聲勢都偏顯無名。考慮到紐約州即將於明年迎來大選,當前東岸的民主黨風向又持續往中間穩健派傾去,因此整起政治風暴中最有機會的大贏家,或可能是即將卸任、但卻不斷暗示不排除選州長的「葛謨宿敵」——現任紐約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

紐約州長葛謨辭職:民主黨霸王與他的「自爆鹹豬手」
圖為今年6月父親節時葛謨的推特發文照片,左為父親馬里奧.葛謨。(取材自推特)

葛謨出身於美國東岸的政治豪門,父親馬里奧.葛謨(Mario Guomo)不僅曾擔任3屆紐約州長,前妻更是「鮑比」甘迺迪(Robert Kennedy,故聯邦司法部長、JFK的弟弟)之女。因此年輕時,葛謨就憑家族在東岸政壇的人脈實力而被前總統柯林頓所親信,並在1997年任命年方40歲的他加入內閣,擔任聯邦住房與城市發展部長一職。

官運頗為亨通的葛謨,在2011年當選成為紐約州長,自此連任3屆。10年任內,他也以強勢霸氣、果敢剽悍的政治形象,推動了一系列的基礎建設、招商開發與婚姻平權的保障法案。儘管在種種施政的路線上,重商又好出風頭的葛謨,屢屢與紐約市長白思豪、或者是引領民主黨內進步派的聯邦眾議院新星歐凱秀(Alexandria Ocasio-Cortez)公開互嗆,這也使他「好鬥」的形象頗受爭議。

在2020年COVID-19登陸美國後,迅速成為全美感染律與死亡數最高的紐約疫區,一度遭遇了極為慘烈的封城狀態。而葛謨在疫情初期所展現的鐵腕與強力政策,雖然讓他與時任總統川普屢生口角,但一時的領導聲勢卻讓葛謨成為了「紐約燈塔」,不僅基層支持度高,就連民主黨內部都有聲量要拱葛謨出馬「換掉拜登」參選美國總統。

不過隨著疫情的逐漸常態化,葛謨政府在防疫期間所引發的種種不當命令、策略瑕疵,甚至是疑似弊案,卻也被紐約州總檢察長詹樂霞(Letitia James)——給盯上。儘管過去葛謨曾是詹樂霞在參選紐約總檢察長時的最大金主與政治支持者,但葛謨在疫情期間把染疫長者塞進療養院、以推遲通報的方式隱蔽超高死亡率、以及爭議頒給長照中心的「防疫官司豁免令」…等問題政策,都遭到紐約州檢的糾舉與調查。

紐約州長葛謨辭職:民主黨霸王與他的「自爆鹹豬手」
隨著疫情態化,葛謨在防疫期間所引發的種種不當命令也被紐約州總檢察長給盯上。 (路透)

葛謨的「疫情作秀」問題雖然重挫了州長聲勢,但真正讓他身敗名裂的問題卻是2021年3月,多名州長前秘書出面檢舉葛謨,不僅是長年慣犯「職場性騷擾」,更會安排親信與媒體霸凌、恫嚇不滿者,以封殺這些對自己不利的內部言論。

儘管葛謨本人憤怒地否認相關指控,都是「政敵抹黑的奧步」,但隨著受害者的不斷現身說法,民主黨內的進步派也起身圍攻,除了直接嗆聲要葛謨引咎辭職外,更促成州檢詹樂霞再度出手調查。

葛謨的職場性騷擾案被送到詹樂霞手裡後,州長陣營方面雖不斷出招進攻,但身為非裔女性、未婚、教會虔誠又極為強悍的詹樂霞,此時的對手不僅有州長葛謨,前總統川普的逃稅與稅務資料問題也是由詹樂霞的檢察團隊負責。因此在極短時間內,詹樂霞早已成為紐約政壇不敢輕視的「鐵面檢察官」。

詹樂霞的調查成果,在8月初公布了一份168頁、共有11名受害者證詞的報告。內容中,詹樂霞不僅仔細還原了葛謨的各種不當措舉,職場性騷擾的範圍不僅包括各種「黃腔性暗示」言論,更有多起針對女性部屬動手的「猥褻行為」控訴。

相關的黃腔言論,在過往的媒體爆料與受害者控訴中,已經多次曝光。但直接動手的「猥褻行為」事件,卻讓紐約州民與政壇輿論極為傻眼——像是報告中最令人反感的控訴行為,即是來自於受騷擾次數最多的「女性行政秘書一號」,

紐約州長葛謨辭職:民主黨霸王與他的「自爆鹹豬手」
詹樂霞在8月初公布了一份168頁、共有11名受害者證詞的報告。 (電視截圖)

「2020年11月16日,州長趁勢擁抱行政祕書一號,然後把手伸進他的襯衫裡,故意揉他的胸部…

…在2019年至2020年間,州長時常藉故接近並主動摟抱行政祕書一號,在肢體接觸的過程中,州長多次掐捏受害者的臀部,甚至襲胸…

…州長時常會以熱情為由,抓著女性親吻臉頰,行政秘書一號也曾被州長抓住『強行接吻嘴唇』至少一次。」

除了襲胸、揉臀與強吻之外,也有隨扈人員通報被州長從背後「搓揉腰窩」的不正常行為;疫情期間,葛謨亦曾故意向女性下屬暗示:「瘟疫讓自己好寂寞,好久沒有…,很想要被人觸摸的感覺。」

令人瞠目結舌的性騷擾行為,還伴隨著葛謨為了封口、壓制不滿檢舉而組織發令的「職場霸凌隊」。極為離譜的團隊狀況,也讓詹樂霞的報告觸發了紐約州議會啟動「彈劾州長」的調查評估委員會。

但面對被害者的現身與詹樂霞的控訴性報告,葛謨卻是極為強硬的一口否認——他主張自己大多不記得有這些事情,並質疑詹樂霞的報告、特別是在肢體騷擾的調查內容中,存在著政治追殺的不公偏見,並沒有任何直接證據能夠公平的佐證「這些不當行為曾真的發生」。

然而葛謨過往的公眾發言紀錄,就時常口不擇言地講出不當言論,例如當眾要女記者在自己面前吃香腸,或者屢屢沒來由地讚嘆女性互動者的身體曲線。怪異且不恰當的言行舉止,加上葛謨自己自認為風流時常愛說嘴的種種八卦感情紀錄,都讓他成為民主黨黨內的「直男癌」的負面代表。

紐約州長葛謨辭職:民主黨霸王與他的「自爆鹹豬手」
圖為2010年葛謨參選州長時的紐約州民主黨大會,身旁是父親馬里奧.葛謨。 (路透)

就算葛謨自己不斷自清,但團隊親信卻紛紛辭職、或出面證實報告所述的「惡劣職場」環境確實存在。因此就連一路保持距離,擔心投鼠忌器被拖下水的總統拜登,也都公開喊話、施壓葛謨「應該馬上自請下台」。

根據《華盛頓郵報》與《紐約時報》的說法:在詹樂霞報告出爐之後,葛謨雖然仍不斷連絡昔日支持的平權團體,希望讓這些「老朋友」出面駁斥受害者證詞的真實性。但這種烏賊戰術卻遭到倡議團體堅決打槍,就連一向力挺葛謨的紐約非裔政治社群,也都錯愕於州檢報告的敘述而選擇切割葛謨、公開跳船。

於是,在州議會即將決定是否啟動州長彈劾調查的前夕,其幕僚團隊又不斷脫隊切割的絕望狀態下,四面楚歌的葛謨突然在8月10日發出了「辭職決定」。

在離職聲明中,葛謨先是以強硬的姿態,重新譴責並否認了詹樂霞州檢報告的可信度,並認為背後的一切「就是明明白白的政治獵巫」與「抹黑帶風向的迫害」。葛謨強調:在特定被害者證詞中(應指「女性行政秘書一號」),州檢報告明顯存在著有罪推定、選擇性辦案的不公平標準,是特定人士故意誤導輿論的「標題殺人」。

但葛謨同時也針對報告中,多次出面指控騷擾的女性隨扈「致歉」——不過他的說法是:

「我不記得這些事有沒有真的發生…可我無意造成你的不舒服,如果真的冒犯到了您,我由衷地感到遺憾與抱歉。」

紐約州長葛謨辭職:民主黨霸王與他的「自爆鹹豬手」
圖為這幾天葛謨走入絕路的居家遊說電話。 (美聯社)

葛謨表示,自己是一個「熱情友善的紐約客」,喜歡和大家接觸互動,沒辦法刻意冷落別人。但如果摸摸頭、摸摸手、大力擁抱會造成「誤會」的話,自己確實真的不曾意識到這也算是「不當行為」——但對報告中,州長把手伸到人家衣服裡,揉胸、掐臀、捧臉強吻的侵略性控訴,葛謨則是沒有解釋。

葛謨在辭職聲明的後半段,重新細數了自己在紐約州執政的種種著名政績,並在結尾語末特別提到了他的三個女兒,強調在這段時間「女兒們也因為自己的風波遭遇到極大的壓力」。葛謨特別以自己「非常疼愛女兒」為例,主張自己比誰都支持性別平權、尊重女性,「這是因為我的女兒們遠比她們的爸爸更為優秀,她們值得飛得更高、更有成就。」

「我打從心底地希望我的女兒們能瞭解:你們的爸爸真的沒有、也絕對不會做出這些(性騷擾的)事,我絕對不會有意圖地去欺侮任何女性,就像我不想讓自己的女兒們也被欺辱一般——這些都是上帝能見證的肺腑之言:你們的爸爸確實犯了錯,我也道了歉,還從中學習到寶貴的教訓,這就是人生的滋味啊!」

然而葛謨給女兒們的一席話,卻遭到美國主流媒體與自由派輿論的一致撻伐,除了痛斥「葛謨自己做錯事,幹嘛要拉無關的女兒們下水墊背」,更對於男性政治人物的性醜聞,總是要拉女性家屬出面站台的作法感到「極為噁心」。

但事實上,葛謨並沒有真的就不當行為「道歉」或坦承任何報告的指控——根據州長本人的說法,他之所以決定此時此刻應當下台,全是因為他太了解紐約與美國政治的「情緒生態」,「大家只管風向,不問是非!就算我是清白的,現在也沒有人會相信『真相』了吧!」

葛謨表示:雖然他知道「自己一定是清白的」,也重申公正的州議會調查「必定會還自己公道」,但當前紐約與美國一樣遭到Delta變種病毒株的爆發肆虐,政府上下正當團結防疫、二次緊急動員之際,

「如果州議會真的啟動彈劾調查,中間虛耗的公帑、政治精力與時間,不僅將嚴重拖累紐約防疫的腳步能量,更是把廣大州民的生命安全拉入風險之中…因此為了保全戰疫大局,就算有很多委屈,自己也覺得請辭下台,才是讓執政團隊『斷尾拚防疫』的最現實出路。」

紐約州長葛謨辭職:民主黨霸王與他的「自爆鹹豬手」
圖為葛謨在今年6月父親節發的父女合照。(取材自推特)

換句話說,葛謨認為自己是被迫下台、為了顧全防疫的「自我犧牲」。但此一言論,似乎不被紐約輿論所接受,下野後葛謨是否還要繼續對詹樂霞報告興訟?紐約各級政府又要如何結論這波離譜的政壇職場性騷擾與霸凌風波?自此也陷入了一團亂鬥。

不過針對葛謨的辭職,以拜登總統為首的民主黨高層,似乎是鬆了一大口氣。像是在被問及葛謨辭職的消息時,拜登總統就一改此前的「快點下台說」,反而回頭稱讚葛謨10年執政,確實在紐約州留下了很多重要的建設發展,「所以看到今天變成這樣,我心裡也很感到很傷心。」

紐約州長葛謨辭職:民主黨霸王與他的「自爆鹹豬手」
葛謨認為自己是被迫下台、為了顧全防疫的「自我犧牲」。 (Getty Imgaes)

葛謨 紐約州 性騷擾

上一則

開學後怎防疫?學校、家長都憂慮

下一則

臉書:俄公司聘請數百網紅 抹黑輝瑞、AZ疫苗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福步网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