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架美軍C-17飛走了 神學士歡呼阿富汗再次獨立


最後一架美軍C-17飛走了 神學士歡呼阿富汗再次獨立
在首都喀布爾的阿富汗神學士民兵近日都在目送撤離的美國軍機。(Getty Images)

「2021年8月31日清晨1點…美國全軍撤離阿富汗。」美軍中央司令部司令麥肯錫上將(Kenneth McKenzie)周二清晨發布緊急記者會,確認美國總統拜登所下達的「831總撤軍」指示與喀布爾機場的空運大疏散行動,已於阿富汗時間31日清晨正式結束——由於ISIS-K恐攻威脅所帶來的安全風險,美軍最後的撤退時間,比起外界原預期的「31日深夜~1日凌晨」稍稍提早,但所有的在地美軍部隊與駐阿大使本人,都登上了斷後的最後一架C-17運輸機,這也象徵著美國終於全面脫離了這場自2001以來糾纏不斷、苦鬥了20年的阿富汗戰爭。

美軍宣布全面撤出後,喀布爾全城也都在31日清晨響起了對空連續開槍不間斷的「槍火慶祝」;早已部署在機場外圍神學士(Taliban,另譯塔利班)的大軍,也興高采烈地湧入了喀布爾機場的軍用停機坪與跑道,並與美軍留下來的滿地狼藉與阿富汗空軍留下的老舊CH-47直升機快樂自拍;同時,神學士的官方發言人穆賈希德(Zabihullah Mujahid)亦激動地表示:「感謝真主!從此刻起,阿富汗終於再一次地完全獨立啦!」

最後一架美軍C-17飛走了 神學士歡呼阿富汗再次獨立
(取材自戰地記者Nabil Bulos的Twitter直播)

美方透露,在31日清晨駛離的最後一架C-17運輸機上,美國駐阿富汗大使威爾森(Ross Wilson),與親自壓陣指揮斷後的82空降師指揮官多納休將軍(Chris Donahue),分別代表美國政府與美軍「最後一個離開阿富汗的土地」。但就像麥肯錫上將在視訊記者會上的遺憾說法一樣:

「很遺憾,到最後…我們還是沒辦法拉走每一個我們想救的人。」

美軍最後的撤離行動,大致發生在30日深夜至31日凌晨1點之間。根據阿富汗前線記者與喀布爾居民的說法, 喀布爾機場的起降與喀布爾天空中的軍機往來,在31日白天就已明顯減少動靜——眾人一開始以為,這是因為31日上午喀布爾機場遭遇ISIS-K的火箭彈攻擊。但沒想到這其實是斷後美軍的又一次障眼法,美國大兵們其實已經開始最後的打包整備。

喀布爾機場的機場最後行動,就這樣一路保密——因為媒體與外界輿論都以為:美國仍會如同拜登總統此前不斷強調的「撤到最後一刻」一樣,至少留到8月31日深夜再走。但最後美國政府仍決定831「時辰一到」就馬上撤退,這大概也是評估ISIS-K的恐攻火力或在「最後一日」加劇,因此才必須以斷後美軍的安全為考慮優先。

最後一架美軍C-17飛走了 神學士歡呼阿富汗再次獨立

「在此,我以阿富汗總指揮的身分,宣布美國已經完成從阿富汗的撤退行動。」在與五角大廈視訊連線的緊急記者會上,美軍中央司令部指揮官麥肯錫上將,也代表軍方做出最後佈達:「所有的美軍戰鬥人員,都已經全數離開了阿富汗——從2001年9月11日開始的20年阿富汗征戰任務,自此正式完結。」

然而或許也因為美軍最後的斷後兵力數量過少,喀布爾機場機場的班機起降也相對更少,因此830~831之間的喀布爾夜空,反而比起往日來得更為「沉默平靜」,空中沒有異常的軍機起降,一直到麥肯錫上將召開緊急記者會之前,喀布爾城內的眾人都沒有意識到:美軍已經真的全員撤離。

最後一架美軍C-17飛走了 神學士歡呼阿富汗再次獨立
美軍30日忙著做最後撤軍準備。(美聯社)

根據白宮更新於8月30日上午——也就是事後「總撤退」前20小時——的更新資訊,從7月底開始至8月30日清晨3點為止,美國總共從阿富汗空運撤走了12萬2,300人。其中超過9成的空運數字,應都為阿富汗籍公民。而此一規模不僅是1975年南越淪陷前「常風行動」的15倍以上,也可能是自越戰以來美國接受數量最大的「戰爭遺民」。

但12萬2,300人的撤離總數,離「100%」的目標成功仍有相當一大段的距離——在美國全面撤退的3小時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也召開緊急記者會,內容中略顯難堪的布林肯代表美國政府承認了幾個事實與方針:

(1)除了數萬阿富汗盟友撤離不及,還有「至少400名美國籍公民」仍困在阿富汗境內;

(2)美國駐阿富汗大使與外交使節團將暫時「凍結」,全團任務暫且轉移到卡達觀望待命;

(3)美國政府此後將不再發動「官方撤離任務」,後續的撤離安置將委由聯合國難民署…等「第三方機構」斡旋接手。

雖然布林肯強調:本回的阿富汗撤離行動,已是史無前例的高難度全球救援難關,「能做出這樣的成就,我們大家都已經盡力了。」但由於政治氣氛敏感,美國朝野輿論又普遍對拜登團隊的應變表現極為不滿,因此壓力之下的布林肯也沒有接受記者提問,就在一片騷動中默默離場。

最後一架美軍C-17飛走了 神學士歡呼阿富汗再次獨立
美國在阿富汗時間31日凌晨完全撤離阿富汗,結束長達20年的反恐戰爭。(美聯社)

麥肯錫的「撤兵結束記者會」公開後,喀布爾全城瞬時陷入「神學士狂歡」。根據各大外媒與阿富汗記者們的見證說法,神學士準備的煙火,以及各區對空連放的「鳴槍慶賀」,瞬時點亮了喀布爾的夜空,並讓整座城市籠罩在濃濃的、興奮與恐懼各半交織的煙硝味裡。

此後,早已部署在喀布爾機場機場外的神學士武裝部隊,也在831清晨開始陸續湧進跑道。他們先是緊張的巡視機場內部,接著在興高采烈地走入軍用停機坪,與美軍遺留下來的雜物、阿富汗政府軍留下來的各式軍機裝備…等「戰利品」自拍留念。

美軍中央司令部表示:在最後撤退之前,斷後的82空降師已在喀布爾國際機場裡,破壞了超過70架美製軍機。不過根據《洛杉磯時報》駐阿富汗的前線特派員布洛斯(Nabil Bulos)的目擊,神學士還是繳獲了一批政府軍老舊待修、但已足以當作戰利品展示的CH-47重型直升機。

「阿富汗勝利了!感謝真主,我們再一次主權獨立了!」

面對美軍的黯然離去,興高采烈的神學士政府如此炫耀地表示。

完成撤兵後的美國,雖然象徵著長達20年的阿富汗戰爭已經正式落幕。但後續的救援行動收尾、外交試探與新一波區域不安定,也將從此開始新的混亂篇章。

最後一架美軍C-17飛走了 神學士歡呼阿富汗再次獨立
最後一位美軍離開阿富汗,結束20年阿富汗反恐戰爭。(美聯社)

以美國為例,雖然美軍已經徹底結束在阿富汗的軍事行動,但滯留在阿富汗境內的400多名美國公民與阿富汗盟友安全,卻也需要更敏感而細膩的外交救援。像是在830撤退的最後時刻,就有千餘名喀布爾美國大學的師生,在最後關頭被取消撤離機位——但這些人近期不斷遭到神學士武裝人員的登門恐嚇,揚言要把這些西化教育的老師與學生送到「再教育營思想清洗」,而所有要逃難撤離的師生名冊,又已被美國轉交通知神學士作為(已提前登記安檢通關清單),這些人之後的安危與去向該怎麼處理?留下的政治爛攤恐還得繼續。

雖然在喀布爾淪陷後,美國國務院、中情局與美軍都以與神學士建立的「直接聯絡管道」,但由於國內政治的壓力,短時間內拜登政府應還不會承認神學士政權對阿富汗的統治代表性。與此同時,北約盟軍國家之中,目前似乎只有土耳其大使館已經回到喀布爾市區正常開設。因此在短期之內,歐美各國若要對神學士交涉談判,除了卡達以外,與美國、歐盟關係都非常緊張的土耳其政府,恐怕也將成為西方世界硬著頭皮沒得選擇的交涉中間人。

在美國撤離之後,主導與神學士談判,在川普與拜登總統手下都擔任美國對阿富汗和平談判特使的哈利勒札德(Zalmay Khalilzad),也透過社群網路發表了對於「戰爭結束的如釋重負」。但哈利勒札德的發言卻避免了遺憾情緒,反而強調:「阿富汗的命運現在是由阿富汗人做主,神學士要如何執政?世界都在看。」

「美國祝福阿富汗人能在和平與穩定中,享有一個繁榮的未來。」

阿富汗 美國公民 喀布爾

上一則

美無人機空襲 炸死阿富汗7童 家屬:這些孩子是IS嗎?

下一則

紐約網紅募款700萬 包機救51人逃離阿富汗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福步网络删除]

[国外服务器租用网的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