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尔塔”病毒到底有多可怕?一文带你解析

目前,南京、郑州、张家界等地暴发了一定规模的疫情,短短两周时间内,全国新增感染者超过 500 人。这是由新冠病毒的变异毒株德尔塔(Delta)所引发的。今年以来,在与德尔塔的交锋中,中国已经有了一些经验,譬如之前的广州、深圳和瑞丽的疫情,但是此次,波及面积之广,传播范围之快,已经是继武汉疫情以来一次全国性的暴发。

“德尔塔”病毒到底有多可怕?一文带你解析

8 月 9 日,本土病例报告 108 例,其中江苏 50 例,河南 37 例,湖北 15 例,湖南 6 例,均分布在此次暴发疫情较为严重的省份。放眼全世界,德尔塔变异毒株已经在 130 多个国家和地区流行,此外美国已出现“拉姆达”毒株感染病例,这种变异毒株,最早于去年 8 月在秘鲁发现,目前已经席卷 30 多个国家。

在更加强大的病毒面前,人们应当如何自处?又如何加强防控?与变异毒株赛跑也成为了当前防控的主要任务。“科兴近期还将向各国药监局提交针对 Gamma 株的克尔来福和 Delta 株的克尔来福的临床研究及紧急使用申请。”上周,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尹卫东透露。疫苗的发展,更引发全社会性的关注。

“德尔塔”与此前新冠病毒的差异有哪些?

2020 年 10 月,在印度出现了德尔塔毒株,这也是引发今年 4 月印度第二波疫情快速暴发的原因之一。

今年 5 月,印度第二波疫情达到高峰,眼下有所缓解,但单日新增确诊病例依然居高不下。截至 8 月 5 日上午 10 点,印度新增确诊超过 4 万例,新增死亡超过 500 例。不少媒体报道印度第三波疫情恐怕将要到来。通过近期在中国的传播,德尔塔已经波及中国 15 个省份,超过 30 个城市,新冠病毒呈现出“全国疫情呈现多点发生、局部暴发的态势”。

德尔塔病毒与其他新冠病毒相对比来看,具有传播能力强,病毒承载量高并且可能出现“免疫逃逸”等情况。

首先,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德尔塔病毒与其他新冠病毒相比较,传播速率增加了一倍。不只是传播速度加快,潜伏期和传代间隔都有所缩短。在之前发生的广州疫情期间,钟南山院士曾表示,德尔塔毒株的潜伏期比较短,感染后两三天就会发病,甚至有些会出现 24 小时就发病的状况。有的德尔塔病毒 10 天之内有 5 代传播。这也许意味着,病毒更加适应了人体。

其次,根据钟南山院士最新的判断,德尔塔病毒毒株载量高,有媒体报道,德尔塔毒株载量与去年的流行毒株相比增加了 1260 倍,这也是在短时间内病毒能够传播如此之快的原因。德尔塔毒株的自我复制速度非常快。来自美国疾控中心的文件显示,德尔塔毒株的传染性已经超过了非典、埃博拉和天花等多种病毒,达到水痘水平。通俗地讲,一名德尔塔病毒患者可以传播周围 5 到 10 人。据湖南张家界市发布的《关于对 7 月 22 日晚魅力湘西观众进行管控的通告(第 2 号)》中提到,经评估,确诊病例所观看的 7 月 22 日晚第一场(18:00-19:00)魅力湘西所有观众都属于高风险人群。

另外最让普通民众感觉到恐惧的,可能是德尔塔病毒感染后,比之前的新冠病毒带来的人体症状更为严重。住院风险、进入重症监护甚至死亡风险都有相应加大。在英国的相关研究中,发现与 Alpha 变异株相比,德尔塔变异株的患者住院风险增加了 2.6 倍,同时德尔塔毒株临床特征不典型,感染的病人发烧得相对少,尤其是处于早期感染发烧的病人更少。感染后病人的症状很多仅仅表现为乏力、轻度的肌肉酸痛、嗅觉味觉障碍等症状。当然也有一部分病人是没有症状的,这种情况造成很多病人在患病之初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也就是说即便感染了病毒,很多人可能只是觉得像感冒而已,在本轮疫情中,就出现了患者自行服用感冒药的情况。

面对“德尔塔”,疫情防控下生活将如何继续?

变异毒株是病毒不断复制自己的结果,目前来看,德尔塔病毒对人体的适应性不止在于传播速度的加快,也表现于疫苗的抵抗性下降。此前疫苗的广泛接种,一个显著的结果是新增的感染病例下降很多,在全世界范围内,各个国家似乎都看到了抗疫胜利的曙光。但是德尔塔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目前,各个国家都有一定的风险,并有可能迎来新一波疫情。

德尔塔病毒最可怕的地方可能在于,病毒的突变可能会造成“免疫逃逸”,也就是说病毒突变的部分可能避开部分中和抗体,令病毒传染性增强。这也就意味着接种新冠疫苗后很有可能被感染,此轮国内疫情中,不少患者也接种过疫苗。相关数据显示,美国辉瑞疫苗对新冠感染的有效率曾经高达 93.4%,但对德尔塔毒株的有效率则降到 64%,目前这一有效率还在不断下降,低于 40%。

上个月底,钟南山院士在广州出席活动时指出,我国需要 83.3% 的接种率才能达到群体免疫。为此他特别呼吁大家要重视疫苗接种。并且他从临床免疫结果来分析,应对新冠病毒变异株,几个中国疫苗在实验室的检查发现,它们对病毒的杀死综合力度有所下降,但还是有保护作用的:接种科兴新冠灭活疫苗的免疫血清对德尔塔变异株的阳转率略有下降,达到 87.5%;而国药疫苗对阿尔法(Alpha)株、贝塔(Beta)株和德尔塔株均具有保护能力,对阿尔法株的中和能力下降 6.7%,保护能力基本没有改变;对贝塔株和德尔塔株的中和能力分别下降 47%、32%。

现有疫苗仍然有良好的预防和保护作用,能降低病毒在人群中的传播风险,减少感染者的传播力,有效降低感染后的重症发生率和病死率。”国家卫健委相关人员在昨日表示,目前疫苗仍有良好防护作用。现有疫情防控措施也仍然有效。

不过,国内外相关科学研究和疫情防控实践表明,德尔塔变异株并没有导致新冠病毒生物学特性发生颠覆性改变,传染源、传播途径基本清楚。目前来看,德尔塔病毒的传播方式依然通过呼吸道飞沫传播,也就是打喷嚏、咳嗽甚至说话喷溅出来的呼吸道飞沫来传播,这是主要方式。另外就是接触污染物传播,呼吸道飞沫和分泌物,接触了物体表面,致使病毒存活于物体表面,其他人接触后会被感染。最后就是气溶胶传播,特别是在密闭的空间内,病毒可能会在空气中悬停,令人感染。

结合此次疫情中病毒的集中传递源头,一般是机场、医院还有密闭空间内,这些地方如有防控疏漏,病毒就容易扩散。由于传播速度快,病毒载量高,德尔塔病毒还随着人员的流动来到了人们日常生活空间里,比如张家界的演出地,扬州的棋牌室。正值旅游旺季的暑假,一场疫情的到来可能更令人恐慌。

早在去年 11 月,张文宏就曾在公开演讲中表示“当人类不能彻底剿灭这个病毒的时候,就得学着如何跟这个病毒一起活下去。”他在此轮疫情中也谈到南京从机场保洁开始传播的疫情,促使全国承压,多省疫情的发生令公众对未来产生巨大的不安,这份不安其实来自于对未来巨大不确定性的不安。在近日的发布会中,他呼吁扩大疫苗接种,减缓社会流动。

钟南山院士此前强调,过去的密接概念现在已经不适用,现在是在发病前四天处于同一空间、同一单位、同一建筑的人都属于密接。如同张文宏所言,钟南山院士也表示疫苗仍是最有效防范手段。

在日常生活中,面对德尔塔更强的传染性和更加快速的传播,中国的防控体系都迎来新的考验,普通人能做的个人防护措施自己应当更加上心:一是要勤洗手,尤其是接触垃圾或者快递等物品后,触摸到公共设施后也要消毒或者洗手;二是要佩戴口罩,口罩的防护效率依然有效,尤其是进入到人员密集的公共场合时,更应做好防护;三是保持社交距离,如同张文宏所强调,目前在疫情高发期,民众要减缓社会流动。

在宏大的未来观面前,张文宏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他认为世界如何与病毒共存,各个国家都在作出自己的回答,“未来中国选择的方式一定是既保证与世界的命运共同体,实现与世界的互通,回归正常的生活,同时又能保障国民免于对病毒的恐惧。中国应该有这样的智慧”。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福步网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