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服务器

公安部:个人信息全国联网 可破解办事证明难题

公安部:个人信息全国联网 可破解办事证明难题

字体大小:大 中 小2015-05-13 11:44

中国报告网提示:公安部:个人信息全国联网 可破解办事证明难题。2013年3月,全国人大表决通过了《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开启了新一轮大部制改革,随后国务院组成部门减少到了25个。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汪玉凯说,“首先一个应该充分肯定改革的成果,这是毫无疑问的。

  导读:公安部:个人信息全国联网 可破解办事证明难题。2013年3月,全国人大表决通过了《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开启了新一轮大部制改革,随后国务院组成部门减少到了25个。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汪玉凯说,“首先一个应该充分肯定改革的成果,这是毫无疑问的。

  参考《中国移动互联行业深度调研及未来五年发展态势预测报告》

  “以敬民之心行简政之道。”

  “转变政府职能,要继续在简政上下功夫,着力破除审批‘当关’、公章‘旅行’、公文‘长征’等乱象。”———李克强

  李克强总理12日出席全国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职能转变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时说,以敬民之心行简政之道。坚持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三管齐下”,把转变政府职能持续推向深入。落实这些要求,才能把行政体制改革和政府职能转变推向纵深。

  在网络上,“怎么证明我妈是我妈”也引起了网友广泛讨论。网友们纷纷吐槽那些看似简单,实则难以完成的各类亲属关系证明:“户口丢了,要证明你爸是你爸”;“结婚证丢了,要证明你们是夫妻”;“卖房子,要证明已去世的奶奶是你奶奶”……

  这些原本属于个人基本信息的资料,却在中国飞速发展的社会转型中,变成各单位相互推诿责任、难以取证的“症结”。很多简单的事情,往往也因为需要各种证明而变得复杂起来。公安部治安管理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说到底,这些都可以通过个人基本信息联网来解决,但是在中国,这是一项大工程,三五年之内完成的可能性都极小。”

  “证明你妈是你妈”

  有多难?

  比如,户口从父母的户口本中迁出,如何证明“我爸是我爸”“我妈是我妈”?这时候需要“出生证”“独生子女证”;如果这两项也遗失,就只能在派出所庞大的“户口底册”中找出。

  早在2013年,关于老百姓“办证多”、“办证难”的新闻,就不断见诸报端。繁琐办事流程让人叫苦不迭,至今仍然有增无减。

  2013年3月,全国人大表决通过了《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开启了新一轮大部制改革,随后国务院组成部门减少到了25个。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汪玉凯说,“首先一个应该充分肯定改革的成果,这是毫无疑问的。”

  两年来中央取消或下放的行政审批已达700余项,“该拿掉的拿掉了,该下放的下放了,这一点是要承认的。”汪玉凯称,“此次李克强总理希望能够用他的决策倒逼各个部委来改革,这也是他之所以言辞激烈的原因。”

  许多民众更关心的依旧是如何解决“个人信息反复要求被证明”的问题。这种案例不胜枚举。结婚证丢失,户口本上的“配偶关系”无法证明夫妻关系,只能去结婚登记所在地的民政部门开具“夫妻关系证明”;一旦几十年前的档案丢失,婚姻证明就开不出来。

  孩子的户口从父母的户口本中迁出,如何证明“我爸是我爸”“我妈是我妈”?这时候需要“出生证”“独生子女证”;如果这两项也遗失,就只能在派出所庞大的“户口底册”中“大海捞针”一样地找出;一旦户口底册随着派出所频繁的搬迁、损坏而丢失,则只能通过居(村)委会的证明,而居(村)委会一旦以“不具有户籍管辖权”拒绝开具申请,只能通过官司,甚至亲子鉴定来认定关系。

  “证明你妈是你妈”

  为何难?

  由于“身份证”“社保卡”“户口本”,甚至“婚姻状况”均没有实现全国联网,所有的个人信息只能依靠“户口本上明确标注的,成员和户主的关系。”

  另外,各个部门拥有个人信息的开放权限不同。

  复杂的“亲属关系证明”,频繁出现在民众所需要办理的各项事宜中:包括出境探亲、旅游,旅行社或涉外部门都要求出具关系证明;财产继承、房屋赠与免税,需要向房管部门提交证明;孩子入学,需要向教育部门提交关系证明;包括股权份额转让等,也要向工商部门提交证明。

  然而,在中国,由于“身份证”“社保卡”“户口本”,甚至“婚姻状况”均没有实现全国联网,所有的个人信息只能依靠“户口本上明确标注的,成员和户主的关系。”一旦户口迁出,户口本上不能直接反应亲属的关系,证明“你妈是你妈”就变得非常困难。

  “亲属关系证明”究竟应该谁负责,派出所、公民个人,还是所需证明部门?举证的责任,究竟是政府的责任,还是老百姓的责任?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毛寿龙认为,“让办事人去开具证明。就是办事部门推卸责任的表现”,原本办事部门需要承担核实责任,却要推给其他部门来开具证明。“其实就是很多部门各自为政,本可以进行信息联网、互动、核实的工作,各部门却不肯合作,把责任由办事人和社会承担。”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工作人员表示:“由于不同的政府、银行或其他机构所拥有的个人信息开放权限不同。例如民航、银行、酒店等等,都拥有不同的开放权限。在大多数机构的平台上,原本也看不到完整的公安部登记的个人信息。”

  “说到底,这些都可以通过个人基本信息联网来解决,但是在中国,这是一项大工程,三五年之内完成的可能性都极小。”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工作人员表示。

  成都商报实习记者 沈燕妮

  如何破解

  证明的窘境

  应该打破政府各职能部门之间的信息壁垒,建设信息共享平台,优化证明流程,采取更科学更多元的证明方式,避免老百姓为各种证明四处跑腿。

  一边是法律规定必须执行,一边是办点事跑断腿也难以“自证其明”,“证明窘境”既增加行政管理成本,也增加了老百姓的“办事成本”。

  记者调查,造成“证明难”一个重要原因是部门之间信息交流共享壁垒重重,为了办一个证明,需要办更多证明。据了解,目前不同部门间在信息等级系统建设方面存在差异,很难兼容,并且很多部门出于自身利益考虑不愿共享信息,导致公民信息多头管理,信息难畅通。

  此外,我国的档案保存制度也亟待完善。中南大学行政管理系主任吴晓林说,根据《档案法》,档案一般分为保存20年的一般档案和永久保存的重要档案,但一些关乎老百姓生老病死的关键档案保存年限都不长,并且保存地点极为分散。随着时间推移、保管单位变更,档案查询就会非常困难。如果相关档案没有了,公民再要开证明去证实很久以前的事,操作起来就极为繁琐。

  天津社会主义学院社会学所所长张宝义建议,对于公民重要档案的保存,应该延长保存期限或者直接设定为永久保存档案,并逐步实现电子档案管理,引入高效的信息管理系统,一次登记随时可查,及时更新,避免零碎证明给百姓带来消耗。同时,对一些重要证明,个人也应该更为妥善保管,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在此基础上,吉林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付诚建议,应该打破政府各职能部门之间的信息壁垒,建设信息共享平台,优化证明流程,采取更科学更多元的证明方式,避免老百姓为各种证明四处跑腿。

  北京市委讲师团顾问刘景山表示,根治“证明困境”,要继续加大简政放权力度,把老百姓从证明中解放出来也是保障民生。对于个别部门不愿割舍利益不想承担责任的,要依法追责,这样才能拆掉让百姓处处碰壁,找不到出口的办证“迷宫”。(新华社)

  民政局闭门会“吐槽”开证明

  “婚姻状况证明

  根本就开不出来”

  针对“开证明”,不仅市民有槽点,连民政部门工作人员也想“吐槽”。昨日下午,市民政局召集各区婚姻登记处等相关处室人员,召开一场针对“开证明”的内部闭门会,就开证明时要求当事人出具用于审查的资料进行讨论,看能不能进行简化。 

中国报告网提示:公安部:个人信息全国联网 可破解办事证明难题。2013年3月,全国人大表决通过了《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开启了新一轮大部制改革,随后国务院组成部门减少到了25个。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汪玉凯说,“首先一个应该充分肯定改革的成果,这是毫无疑问的。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