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服务器

伪装成救世主的魔鬼:Airbnb 并不能真正帮助困难重重的小城镇

北京时间 7 月 19 日午间消息,据报道,就在一年多以前,疫情使全球旅游行业陷入停滞,几乎使 Airbnb 商业模式毁于一旦:预订取消、收入消失。2020 年 5 月,Airbnb 宣布裁掉大约四分之一员工。当时,Airbnb 可能面临数亿美元亏损。专家评论称,这种共享经济已瓦解。

伪装成救世主的魔鬼:Airbnb 并不能真正帮助困难重重的小城镇

但是,从 Airbnb 目前的营销活动来看,你一点也看不出这些颓势。在美国旅行限制的放宽带来了一波需求,短期租赁业务再次兴盛。最近处于危机中的 Airbnb,开始打造赞助人的新形象。今天春季,该公司郑重宣布了一个新的重点:“与全球的政府及旅行机构合作,协助经济从新冠疫情的影响中复苏”。

针对许多经济受到疫情重创的城镇,Airbnb 现在表示可以提供一个解决方案:大量游客的到来以及大量现金的涌入。这是一个聪明的策略,不仅可以加深公司在旅游行业的支柱地位,还可以进一步成为当地经复苏的中坚力量。

佛蒙特州的蒙彼利埃是一个极其依赖旅游业的州府小镇。在这座冷冷清清的小镇,Airbnb 发起了一项运动,以振兴因缺乏旅游而”蒙难“的经济和企业。在俄勒冈州的波特兰,Airbnb 正在与一家市政旅游机构合作,帮助旅行者”重新认识“这座城市。名单还在继续:新墨西哥州、阿肯色州西北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等待,该公司表示:“Airbnb 可以成为这些城市经济复兴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种策略对 Airbnb 来说兴许有利可图,但其实是具有欺骗性的。这些城镇因疫情和旅游需求的增长而承受巨大的经济压力。Airbnb 正是利用他们的这种经济压力为自己创造利润。然而,Airbnb 提供的不加约束的短期租赁和破坏性旅游,并非帮助陷入困境的经济体的答案。

事后来看,Airbnb 没有提供任何可持续的商业模式。正如疫情向世人展示的那样,Airbnb 的短期租赁模式极其容易受到经济冲击的影响。去年,大规模的裁员和随后的内部动荡已经充分体现了 Airbnb 短期租赁模式有多么脆弱。疫情还揭露出,该公司允许滋生的许多不光明的房东计划,因为当他们的收入一夜之间蒸发时,Airbnb 的过度扩展的大亨和投机者发现自己已然水深火热。

Airbnb 的房东如今又看到了旺盛的旅行需求;据报道,Airbnb 上有一些紧俏的房源每晚出租价格高达 1000 美元。投资者再次盘算购入庞大的房地产投资组合,然后作为利润丰厚的短期租赁出售。他们用人工智能软件,一次购入“数百处房产”。但是,我们也确实有理由对 Airbnb 保持警惕,哪怕 Airbnb 可以让房东赚得盆满钵满。

“促进当地经济”的背后

一方面,Airbnb 宣称其短期租赁有益于当地经济 —— 尤其是对小企业和“夫妻档”的租赁经营。但这种说法,其实子虚乌有。研究表明,Airbnb 对旅游行业的促进作用往往不如广告宣传的那样,所谓短期租赁仅仅是作为其他住宿的替代,而其他住宿本就可以吸引同样的旅行者。无论 Airbnb 带来多少额外的旅行,其代价都是不断地减少住房存量。

Airbnb 对住房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该平台经常会推高社区的房价,取代长期居民,加速中产阶级化。Airbnb 的首席执行官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最近表示,在 Airbnb 的平台上,整租需求越来越多 —— 也就是说,平台正离原先的共享租赁模式越来越远。之前的共享租赁可以允许条件一般的房东出租一件次卧。正是这些整租模式将彻底改变社区的特征。

上个月,Airbnb 因其充满善意的承诺登上头条新闻。Airbnb 承诺,将禁止曾经将以前受联邦驱逐令保护的租客驱离的房产成为平台上的房源。这显然是为了缓解宽松政策的打击。然而,一些当地新闻媒体很快意识到,该计划的可行性令人怀疑,而且可能难以实施。一方面,Airbnb 将要求城市向该公司提供之前驱逐过租户的房产名单 —— 无论这些城市是否有跟踪过该信息(其实大多数城市可能并没有跟踪过这些信息)。另外,很多租户是在没有法院命令作为证据的情况下,被非正式地赶出家园 —— 例如,房东拒绝续租或张贴驱逐通知,但没有人将此事诉诸法庭。

“我们关心归属感”

承诺禁止曾驱逐过租客的房源是 Airbnb 不懈努力的一部分,Airbnb 希望将自己打造成一个温馨的“夫妻档”业务;切斯基在去年宣布裁员的时候,发布了一封感人肺腑的全员信,信中写道:“我们关心的是归属感,而归属感的核心是爱。”

这一特征一直延续到公司的政策观点中。今年夏季,内华达州通过了一项管理短期租赁的新法案,使得 Airbnb 大为光火。该法律合情合理,也顺应时势,即要求 Airbnb 按与酒店住宿相同的税率纳税,同时该法律也对短期租赁房东规定了其他各种限制。一名 Airbnb 发言人谴责道,所有这些措施都是“以牺牲分享自己家园的普通内华达居民为代价,造福当地的度假村”。

Airbnb 多年来一直在游说反对类似内华达州新出台的法律,而偏向采取温和监管的城市。类似内华达州的这些法律也会对违规行为采取实际的处罚措施。由于 Airbnb 宣称,短租业务是陷入困境的城市的生命线,该公司试图撤销或阻止此类立法的努力又多了一丝新的紧迫性。当地商业领导领袖们也加入到支持 Airbnb 的行列。目前,南卡罗莱纳州的哥伦比亚市也在考虑对短期租赁实施新的限制措施,但遭到了反对。

当地商会负责人说:“我们正努力尝试从疫情中复苏,现在不是为想要来哥伦比亚市观光的游客们设置阻碍的时候。我们需要敞开怀抱,欢迎大家前来旅游观光。”

Airbnb 或许表示,它的平台可以帮助房东“住在自己家里”,但一项又一项的研究发现,该平台抬高了租金、加剧了住房短缺,破坏了土地使用分区法规,将住宅库存转变为商业酒店。与此同时,由于租客驱逐延缓令的解除,和其他联邦救济基金资助的住房援助计划即将告罄,美国正处于住房危机的边缘。

就在 Airbnb 大肆开展旅游宣传活动的佛蒙特州,全州上下的房地产热潮正使得租客们望而却步。与此同时,随着疫情初期启动的紧急住房计划突然终止,许多居民流离失所。在波特兰,长期存在的无家可归危机非但没有好转,仍在持续恶化。

这样的局面亟需对经济适用房和租金减免的大量投资,而这些对于房东而言,远不及短期租赁来得有利可图。刚刚过去的一年表明,即便经济适用房和租金减免这些计划戛然而止,但至少我们知道,这类投资是可行的。我们不该被资本牵着鼻子走,以为我们真的需要越来越多的 Airbnb。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福步网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