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之内被十余家解约,十年顶流吴亦凡终遭资本抛弃

自 7 月 8 日,都美竹在微博自曝吴亦凡欺骗其感情,在与她相处期间同时与多位女生有染、且涉及未成年人以来,这一事件不断发酵。

7 月 18 日,都美竹接受采访时称,吴亦凡以各种方式物色、诱骗年轻女性发生关系,包括自己在内的受害者远超 8 人,其中甚至包括 2 名至今未成年。都美竹称,她已经分批退回 50 万元的所谓“封口费”,并做好了走法律程序的准备。

在该事件发酵十天后,舆论再次达到高潮,引发全网热议。

一天之内被十余家解约,十年顶流吴亦凡终遭资本抛弃

一直没有回应的吴亦凡也于昨日通过微博发表回应称,都美竹所言非实,“如果有这类行为,请大家放心,我会自己进监狱!!我对自己上述的所有话负法律责任!!”,同时工作室也已启动法律追责程序并完成报案工作。

十年顶流的吴亦凡不是第一次深陷负面丑闻,但却是第一次受到多个品牌的“抛弃”。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 2021 年 6 月,吴亦凡手握路易威登、宝格丽、欧莱雅男士、滋源、得宝、立白、乐堡啤酒、康师傅冰红茶、华帝、腾讯视频、王者荣耀、兰蔻亚太、韩束面膜、保时捷中国赛车运动品牌代言人。所代言品牌涵盖奢侈品、护肤、游戏、消费品、厨卫、视频平台等多个领域。

自 7 月 18 日都美竹采访事件后,已有十余家品牌方宣布终止吴亦凡的品牌合作。

一天之内被十余家解约,十年顶流吴亦凡终遭资本抛弃

从品牌宠儿到品牌弃子

2012 年,吴亦凡作为 EXO 组合成员正式出道,两年后,吴亦凡脱团 EXO,来到中国发展,成为中国娱乐圈炙手可热的顶级流量,个人微博粉丝超过 5000 万。

人气爆棚又是新晋时尚偶像,吴亦凡一度成为各大品牌争抢的对象。

过去几年里,吴亦凡曾是顶级奢侈品牌 LV 全球代言人,也是巴宝莉第一位非美国籍全球代言人,一度手握包括 BEATS、奔驰、麦当劳等大品牌代言。

根据媒体报道,从一家与吴亦凡方有合作的公关人士处获悉,吴亦凡一年的代言费用在 1800 万元左右。

吴亦凡的商业代言不仅为自己带来了颇丰的收益,也为其品牌带来了巨量曝光和业绩增长。

2016 年 10 月份吴亦凡正式代言 Burberry,截至 2016 年 12 月 31 日,Burberry 第三季度零售收入为 7.35 亿英镑,同比增长 22%,吴亦凡的商业影响力可见一斑。

也正是看中了吴亦凡的影响力,甚至在 2016 年“约炮门“身陷丑闻后,当时其代言的品牌,包括宝格丽、奶特、舒客、雷朋等在内的品牌先后发博力挺吴亦凡。

不仅既有代言没有受到影响,还官宣了新的代言,微博也因此事涨粉十万。主流曝光度不减反增,商业价值持续看涨。

2017 中国名人商业价值排行榜,吴亦凡以 1.368 亿的估算收入排在 12 位,仅次于刘德华。同年,吴亦凡以 1.5 亿年收入上榜 2017 福布斯中国名人榜第十。

到 2020 年,福布斯中国名人榜,吴亦凡更进一步,排名第八,不过 2020 年的榜单并没有透露名人的收入情况。

都美竹也在微博中表示,吴亦凡这十年赚了二三十亿。(真实性待考证)

一天之内被十余家解约,十年顶流吴亦凡终遭资本抛弃

但时过境迁,如今吴亦凡正从品牌宠儿沦为品牌弃子。

在都美竹接受媒体采访时继续曝光吴亦凡涉嫌与未成年女性发生性关系的细节后,当天晚上 7 点韩束在官微宣布已向吴亦凡发出《解约告知函》,终止与吴亦凡的一切合作关系,成为第一家宣布与吴亦凡解约的品牌。

在韩束官宣与吴亦凡解约后,#韩束宣布与吴亦凡解约#的话题冲上微博热搜榜第一,韩束官方旗舰店淘宝直播的观看人数一路攀升至 200 万人以上,数位网友刷屏称,“支持韩束,三观正“,而据网友透露,此前其直播观看人数只有 40+。

当晚,韩束的淘宝店铺直播间单场直播销售额超过 132 万元。

随着都美竹的进一步回应,当晚九点半,良品铺子官方发微博表示,与吴亦凡的代言合作已经于 2020 年 11 月到期,相关宣传合作已经终止。

虽然已经说明与吴亦凡合作已经终止,但良品铺子第二日开盘后股价一路暴跌,盘中一度逼近跌停,创出去年上市打开一字板后新低。

24 小时内,品牌如多米诺骨牌似的光速解除合作关系,截至发稿前,已有云听 App、韩束、良品铺子、立白、王者荣耀、兰蔻、华帝、Tempo 得宝、滋源、康师傅冰红茶、腾讯视频、乐堡啤酒、保时捷、LV、宝格丽等 15 家品牌宣布与吴亦凡停止一切品牌合作。

尤其腾讯视频的终止一切品牌层面的相关合作,意味着由吴亦凡主演的待播剧,腾讯视频的 S 级项目《青簪行》也将受到影响。

除此之外,LV、乐堡啤酒、兰蔻等在内的多家品牌,则都已经设置了吴亦凡所发布的品牌相关博文的查看权限,艺人李雪琴也换掉了微博置顶与吴亦凡的合影。

作为娱乐圈顶流,吴亦凡的代言费在第一梯队,2021 年初,曾有网友爆料称,吴亦凡与 LV 签署的是三年长期合约,数字为 2000 万美元。此前,2017 年水星家纺财报曾显示吴亦凡与刘嘉玲合计代言费用达 710 万元;而 2019 年时,良品铺子宣称吴亦凡代言费达 2500 万元。

一夜之间,十年顶流吴亦凡从品牌宠儿沦为品牌弃子。而除了天价品牌代言外,吴亦凡的商业触角也延伸到了潮牌、音乐厂牌、个人车队等多个领域。

布局潮牌、音乐厂牌等多个商业领域

吴亦凡第一次跨界创业是在 2018 年。

查询发现,2018 年,吴亦凡和幸运如我(北京)珠宝有限公司共同创立了珠宝品牌 A.C.E.,吴亦凡直接持股天津星运文化 45% 的股权并担任董事、总经理和创意总监。

据了解,A.C.E 由吴亦凡命名,这也是吴亦凡首家个人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幸运如我(北京)珠宝有限公司法人孙小义同时担任星运文化法人。在幸运如我的股东名单上,出资 50 万元、占股比例为 10% 的天津金米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赫然在列。

而天津金米投资则主要参与小米集团公司的对外投资项目。这意味着,星运文化间接成为了小米生态链上的一家企业,A.C.E 实际上是吴亦凡与小米生态链企业共同创立的品牌。

而彼时,吴亦凡与小米正在品牌代言的“甜蜜期”,自 2016 年 7 月起,吴亦凡先后担任小米 MIX2、Note3、5X、MIX2S、6X、8 等多款手机的代言人。共同成立品牌,或许也想彼此更深度绑定。

当年 12 月,A.C.E 正式在天猫上发售,首发推出的系列皆为珠宝饰品,其中不少款式系“吴亦凡同款”。

仅过 5 分钟,售价为 580 元-780 元的耳钉销量为 42 件,售价为 1600 元的项链销售 14 件。20 分钟内,售价为 580 元-780 元的耳钉售罄。

但好景不长,A.C.E 很快遇到了定价高、用料不讲究等系列负面问题。仅仅五个月后,吴亦凡就退出了 A.C.E. 主体公司的股东行列,股东新增天津米小福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香港星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后者的前身为凡世星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老板正是吴亦凡母亲吴秀芹、表哥吴林。

虽然吴亦凡降低了个人对 A.C.E. 的直接参与度,但依然通过母亲及表哥掌握了公司的间接经营权,A.C.E. 品牌的最终受益人仍旧属于吴亦凡及其家人。

一方面,A.C.E 的运营不温不火,另一方面,吴亦凡在参与《中国新说唱》后,在说唱界口碑逐渐好转,2019 年,吴亦凡在综艺节目里透露其个人音乐厂牌名为“20XXCLUB”,做中文说唱的出口、频道,希望通过厂牌主理人的身份巩固加深其在说唱圈的口碑及话语权。

2020 年 3 月,“20XXCLUB”注册官方微博,此后,“20XXCLUB”陆续签下了 Regi 陈彦希、雾都 Wudu、王嗣尧 Turbo、林渝植等 HIPHOP 歌手,但一直以来没有太大声量。直到今年 5 月,20XXCLUB 发布首支单曲《翱翔》,厂牌全员参与,才正式亮相。

5 月 28 日,央视新闻官微“20XXCLUB”新歌《翱翔》做宣传,但因此次都美竹事件,该微博已删除。

在创办潮牌、成立音乐厂牌之外,今年 4 月成为保时捷中国赛车运动代言人后,吴亦凡成立了“20XX Racing 车队”,同时还透露要加盟 2021 亚洲保时捷卡雷拉杯,希望能够帮助推广赛车文化,也会注重新人车手培养。

但目前保时捷已经将吴亦凡官宣代言的微博设定了权限,吴亦凡的“20XX Racing”车队项目能否顺利推进也是个未知数。

除此之外,今年 4 月,新沂亿禾影视文化工作室(有限合伙)新增一条清算信息,清算组成员为吴林、吴亦凡、任雨晴。该工作室已于 2020 年 9 月注销营业执照。

新沂亿禾影视文化工作室(有限合伙)成立于 2016 年 11 月,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吴林,经营范围包括影视剧本创作;文艺创作与表演;文化艺术经纪代理;影视经纪代理服务等。合伙人信息显示,吴亦凡为该公司最大股东、最终受益人。

当事件往更坏的方向发展,资本成为离场最快的一队,十年顶流也可以在一夜之间被抛弃。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福步网络删除]